亚博体育网上注册

2018-10-13 02:08
[剧 名]: 百日的郎君/백일의 낭군님/100 days my prince
[播 送]: 韩国tvN
[类 型]: tvN月火剧
[首 播]: 2018年09月10日
[时 间]: 每周一、二晚间9点30分各播放一集
[接 档]: 一起吃饭吧3:Begins
[导 演]: 李钟在(Duel、卞赫的爱情、The Virus)
[编 剧]: 卢智雪(对我而言可爱的她、女人香气、冠军医生)
[演 员]: 都暻秀 南志铉 赵成夏 金善浩 韩素希 崔雄 姜英锡 金宰英 郑海钧 尹泰英 安锡焕 赵汉哲 李俊赫 赵载龙 金基斗 许正民 李敏芝 吴妍儿 趙賢植 都枝寒 李惠银 池敏赫 郑俊元 崔明彬
[集 数]: 16集
[简 介]: 该剧以王世子前所未有的消失事件为背景,讲述了在这100天之内王世子发生的故事。

  第1集

  古代的朝鲜,朝政上表面风平浪静,实则暗流涌动,有大臣捡到了一块写有“冗”字的石头,便被有心之人认为是非同小可的征兆,将石头献给王上的弟弟陵宣君,怂恿其夺位篡权,但条件是必须放弃现在的妻子。另一边,陵宣君的儿子李律还只是个小男孩,他生性贪玩,不爱读书,常常令大人们哭笑不得。李律实在太过于顽皮,与孩子们玩儿游戏时,用竹竿将孩子们打得青一块紫一块,大臣之女尹利瑞虽然也是个小女孩,但却十分勇敢,路见不平便挺身而出,制止李律的行为。就这样,李律与尹利瑞算是不打不相识,尹利瑞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女孩,她喜欢与好人相处,哪怕对方是身份低微的贱民,她也毫不嫌弃地与对方一起吃饭,这令李律感到很独特。李律虽然只是个小孩子,但却大胆地向尹利瑞表白,声称要与尹利瑞成亲,尹利瑞眨巴着大眼睛,转身跑回了家。从此以后,李律便发愤图强,开始用功读书,这晚,李律来找尹利瑞玩耍,谁知竟撞上尹家被逆贼杀戮,迫不得已之下,尹利瑞只好与哥哥先行逃亡,尹父则惨死于刀下。李律躲在暗处看着一切,握紧了拳头。李律哭着回家,向父亲求助,希望父亲帮一帮尹家兄妹,可是逆贼们却跪在了陵宣君面前,李律这才绝望地知晓,一切都是自己父亲策划的阴谋,而从这一天起,自己的母亲也离奇地失足摔死了,倒是父亲成了天下之主。李律崩溃了,他无法接受这命运的巨变。李律伤心地痛哭流涕,父亲却告诉他,从此以后,李律便是国之根本,不可以再轻易哭泣。十六年后,李律已经成为一个风度翩翩但却异常冷漠的少年,他虽然是太子,但却根本不快乐,过得也并不自在,更见不得有人在自己面前露出笑容,如果有违反者,便要狠狠惩罚他们。更令所有人无奈的是,李律总是逃避与太子妃圆房,这让陵宣君,也就是如今的王上非常震怒,认为是儿子太过于违拗,才导致阴阳失调,上天责罚,干旱无雨。李律最近总是感到胸痛难忍,但他对属下依旧严厉,终于有一天,李律的病症复发,晕倒在地,令众人十分惶恐。此时,尹利瑞也已经长大成人,不过她再也不是千金小姐,而是一个身份卑微的采药女,化名为“洪心”,因为一直到28岁也没有嫁人,而被视为“异类”。这天,洪心等大龄未婚青年得知一个消息,世子为了让上天降雨,要求民间必须“阴阳调和”,命令所有大龄青年必须尽快完婚,洪心等人一片哗然,认为世子一定是疯了。然而,此时此刻,李律在宫中还没有苏醒,大臣们人心惶惶,认为世子的身体也许不会好转了。其实,世子并非无缘无故生病,而是装病,因为世子察觉到,继任王后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,这才加强了防范,没有喝下每天送来的汤药。李律虽然怀疑新王后对自己动了手脚,但现在一切都苦于没有证据,只有找到证据,才能扳回一局。李律与心腹外出,正巧洪心也已经回到了这里,两人非常偶然地在樱花树下相遇,李律觉得眼前的女孩非常熟悉。

  第2集

  李律发觉远处樱花树下的女子很像尹利瑞,便急冲冲地追赶过去,化名为洪心的尹利瑞误以为有仇人认出了自己,慌忙中拔腿就跑,李律没有追到人,只能作罢。这时,洪心以为自己安全了,没想到遇到了在汉城府任职的郑在云,郑在云觉得洪心形迹可疑,可看着洪心只是个普通女子,他也只能跟在洪心后面,准备盯着她到底要做些什么。李律回到宫中,世子嫔大着胆子询问李律,到底是真的生病了,还是为了躲避与自己圆房,才假装生病呢?而且,世子嫔还表示,促成这桩婚姻的人并非自己的父亲,而是当今的王上,如今,李律虽然是一国之根本,但如果没有子嗣,这国之根本又怎么会稳固呢?世子嫔坦诚表示,这是自己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恳求李律,希望今晚能够拥自己入怀。李律的表情逐渐变得冰冷,他斩钉截铁地告诉世子嫔,自己的身心都很无可奈何,无法答应世子嫔的请求。世子嫔冷着脸离开,去见自己的父亲,禀明计划没有完成。李律没空搭理世子嫔,他在寻找给自己下毒的凶手,发现医女宋善很可疑,而世子嫔则与宋善有所接触。于是,李律便去找世子嫔问话,还找来医女为世子嫔把脉,世子嫔明显紧张起来,原来,世子嫔作风不检点,明明与世子没有发生过关系,但却怀有了他人的身孕。李律出于善良,还是给了世子嫔一些时间,没有马上定罪。王上命令李律替自己去参加祈雨祭,因为现在天灾不断,土地上滴雨不下,大臣和百姓们都十分惶恐。李律不愿前往,这令王上非常震怒,王上知道,自己的儿子一直因为篡权一事难以忘怀,但事已至此,已经无法挽回什么。李律的目光十分冰冷,他答应去参加祈雨祭,但是等自己回来以后,便只是这个国家的世子,而并非父亲的儿子。晚上,李律写着日记,从入宫到现在,他对父亲的怨恨从来没有减少半分,李律非常思念尹利瑞,他一定要让伤害尹家和自己母亲的幕后主使付出代价。世子嫔深夜让父亲入宫,告知自己怀有他人孩子一事,世子嫔不但没有改过之心,还打算狠下心来,弄死世子,这样一来,自己与腹中的孩子便安全了。于是,世子嫔的计划开始了,在世子前去祈雨祭的途中,世子遇到了埋伏,黑衣杀手们个个身手不凡,世子在逃亡的路上,与心腹互换了衣服,但还是没能摆脱追兵,被一箭射中,受伤跌落山林,幸好被平民百姓所救,只不过在跌落的时候,世子的头撞到了岩石,导致失忆了,世子并不知道,这户百姓的家,就是尹利瑞落脚的地方。

  第3集

  李律流落民间,他失去了记忆,但却阴差阳错地见到了洪心,只不过李律此时已经不再记得洪心了。另一边,继任王后正在眉开眼笑,她得知李律已经无影无踪,不禁感到十分解气,如此一来,继后的儿子西元便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太子了。李律在民间的处境倒是尴尬不已,他虽然不记得自己是谁,但却无法忍受民间贫苦的环境。世子嫔出宫来见父亲,询问父亲是如何加害世子的。另一边,洪心为了抵抗与其他男人成婚的命令,正在被县官责打,可无论怎么惩罚,洪心都拒绝随便找个人结婚。这时,李律晃晃悠悠来看热闹,洪心的养父为了救女儿一命,便谎称李律名为元德,是刚刚从战场前线回来,准备与洪心成亲的。县官听闻此言,这才放过了洪心。其实,养父知道洪心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,这么多年来,让洪心在乡下长大,养父已经觉得十分惭愧,如今连婚事都如此草率,实在让人心酸。可是,洪心却是一个阳光乐观的女孩子,她没有一丝一毫埋怨养父的意思,只是牢记着养育之恩。李律失去了记忆,便想从村民们口中得知,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。大家胡编乱造,声称李律是刚从战场回来,就迫不及待地来见洪心,急着要亲近一番。可是,李律根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,他现在虽然懵懵懂懂,但仍然保持着世子高冷的气质,不喜欢与人亲近,也不轻易相信他人。另一边,洪心仍然想摆脱被迫成亲的命运,原来,她在当年与哥哥走散了,所以一直在寻找哥哥,不希望在没有任何家人的情况下成亲。洪心与李律见面,她也不再记得,眼前这个失忆的英俊男子,就是多年前曾经许诺要娶自己的小男孩。令洪心很惊讶的是,李律坚持反对成亲,洪心便劝说李律,希望彼此能够假成亲。正当二人举行结婚仪式时,一直万里无云的天空竟然乌云密布,看这架势,长久干旱的大地终于迎来了一场甘霖!看来,世子的婚姻当真应了阴阳调和这个预言,只是傻乎乎的县官们并不知道,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年轻人,其实是国之根本。另一边,郑在云也在思念着亲人,原来,郑在云就是洪心的哥哥,只不过这么多年来隐姓埋名,而洪心也长成了大姑娘,所以两人根本没有认出彼此。新婚当晚,李律郑重其事地告诉洪心,自己虽然丧失了记忆,但决不允许洪心碰自己一根手指头!洪心只觉得这个男人太不可理喻,她故意接近李律,还为他宽衣解带,李律也气坏了,翻身压住洪心,最终,两人达成和解,井水不犯河水。第二天一大早,洪心便让李律吃农家的饭菜,李律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饭菜,只觉得简陋得难以下咽,洪心非常不悦地瞪着李律,逼迫他全部吃掉。就这样,世子李律穿着平民百姓的衣服,抗拒吃简陋得饭菜,可洪心却毫不心软,觉得只要让李律饿上一阵子,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。

  第4集

  王宫中,王上看着眼前的肉饼,不由得想起世子踪影全无,王上的心情越发恼怒,他将气都撒到了继后身上,认为继后不去追查世子的下落,实在罪大恶极。继后可怜巴巴地带着儿子西元,在王上面前陈述忠心,王上这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过分,言语偏激。李律与洪心度过了尴尬的一晚,可村子里的人都以为这对小夫妻新婚燕尔,十分甜蜜,那些终日里闲来无事的妇人们,更是羡慕洪心嫁了一个相貌俊朗的夫君,只有洪心心里清楚,她与李律不过是对假夫妻。李律独自一个人去集市上游荡,批判小贩贩卖的布料太过于俗气,小贩以为李律能花高价买好货,谁知李律身无分文,小贩便气冲冲地泼了李律一身污水。李律心情郁闷,感到又饿又渴,便来到一家小摊,吃了满满一大碗汤饭,可吃完饭后,他却无钱付账,摊主要拉着李律去衙门,多亏洪心及时赶到,这才为李律解了围。可是,李律十分不让人省心,他从未独自在社会上闯荡,因此非常好骗,被人骗着签下了高利贷,令洪心生气不已。洪心去找放高利贷的人理论,但于事无补。洪心现在只要一看见李律,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可李律倒不以为然,还用借来的高利贷的钱翻修了洪心家的房子。晚上,洪心生气地斥责李律,可李律此时却摆出了一副郎君的样子,声称既然是翻修了洪家的房子,洪心就理所应当承担债务。洪心气得咬牙切齿,说什么也不肯与李律在同一个房间里待着。李律闲来无事,便下到水田去玩耍,谁知腿上被水蛭叮住,李律刚开始不以为然,等到疼痛难忍时,终于迫不及待跑上了岸。洪心见到李律这副模样,又好气又好笑,便让他在家里做草鞋,补贴家用。李律骄傲地昂着头,不肯答应做草鞋,洪心哭笑不得,一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,却在家里什么也不做,真是太不像话了!李律倒不觉得自己有错,在他看来,自己不是大家口中的“元德”,自然也不应该做粗活儿。可是,李律的话在洪心听来,完全是不愿意干活儿而找的借口。这时,院子里飘起了樱花,李律看着花瓣,感到这一幕非常熟悉,但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这纷飞的花瓣。另一边,世子嫔在宫中也是很不安心,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找到世子的遗体,世子嫔担心世子并为死去,而她的肚子正在一天天大起来。

  第5集

  世子李律病倒了,医生给出的建议是,不如吃鹿茸来补身体。洪心吓得连连摆手,对于一个贫苦家庭来说,怎么吃得起鹿茸呢?迫于无奈,洪心便准备亲自上山去采药抓山鸡,勉强给李律补一补身体。洪心费尽辛苦,终于猎到了一只山鸡,她将山鸡和草药放在一起炖了汤,亲自喂李律喝下。李律喝下鸡汤,渐渐有了力气,他睁开双眼,看见洪心躺在自己旁边睡着了,那副样子让李律非常心动,不由得伸出手抚摸了洪心的脸庞,洪心这时恰巧醒来,李律赶紧装得若无其事。洪心的养父上山,偶然遇见了官兵在搜查可疑人,他以为这些官兵来者不善,便赶紧谎称自己根本就没见过奇怪的人。洪心为了让李律恢复记忆,便让他试着做一些粗活,看看是否会唤起脑海深处的记忆。可想而知,李律对于劈柴、拔草等农活一窍不通,令洪心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村子里有村民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起了争执,双方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李律怕他们在打斗中碰坏了路边的花朵,便挺身而出上前拉架,令洪心哭笑不得。由于李律被骗,洪心一家背负了高利贷,洪心只好带着李律去见官,声称李律是个二傻子,没有行为能力,所以高利贷不能作数。街坊四邻也纷纷作证,称李律的行为举止的确与他人很不一样,看起来非常缺心眼。李律在一旁听着,心里感到很委屈,他争辩自己没有任何问题,官老爷只好判洪心继续偿还高利贷。洪心很是生气,李律也愤愤不平,认为洪心为了钱,就要把自己说成不堪的二傻子,洪心不愿和李律争辩,一个人气愤地离开了,而李律回忆着街坊们的话,感到非常郁闷、宫中,大臣们向王上禀报,在水里找到一具穿着世子衣服的尸体,但面容已经无法辨认。这么一来,大家都以为世子真的不在人世,世子妃更是高兴,准备开始拉拢势力。洪心一直在寻找哥哥,她每个月中都会去桥上等待,希望与哥哥相遇,但愿望总是落空,这令洪心非常沮丧。洪心心情不好,离开家几天,李律如坐针毡,等到洪心回家的时候,李律明明非常在意,但是却斥责洪心不为自己考虑,不声不响就消失不见,洪心自然也怼了回去,两人简直是一对欢喜冤家。村里的朴老头举办寿宴,还做了许多诗作,李律嘲讽此人的诗作难以登大雅之堂,他当众吟诗,讽刺朴老头,令大家都很惊讶,没想到李律竟然是一个满腹经纶的人,村妇们这才对李律改变了印象,对他大加称赞。洪心也发现了李律的可贵之处,她便让李律抄写文书,去集市上换钱。

  第6集

  洪心与李律在大街上行走,遇见了村里的恶霸马七,两人赶紧躲了起来,李律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他感到非常不自在。这时,一堆苞谷掉了下来,李律情急之下保护了洪心,他感到非常熟悉,自己好像是下意识去保护洪心一样。另一边,官兵们正在搜寻世子心腹的尸体,但是却一无所获,他们便打算去附近的村子中打探情况。李律对马七非常不屑,便独自一人去找他,洪心不放心李律,便出去寻找,谁知却在半路遇见一个男子。洪心觉得男子十分眼熟,恍惚之间,她觉得那就是自己的哥哥。于是,洪心为了试探,抄起棒子就打了过去,男子不得不抵抗,洪心也因此看了出来,男子使用的功夫和自己如出一辙,毫无疑问,他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哥哥。男子身份暴露,也索性不再隐瞒,但他没有时间对洪心说明多年不见的缘由,只是匆匆告知,等自己的事情办妥,就会带着洪心远走高飞。官兵们在民间粘贴榜文,称王世子已死亡了,洪心听说后,一下子没有站稳,她的心里满是震惊。晚上,洪心在家里失魂落魄,每当她想起王世子的死讯,心情都感到无比失落,毕竟年少时的相遇,她还记在心里。李律为了让洪心高兴,便在路边给她采了一束野花,谁知那竟然是狗非常喜欢的花朵,李律尴尬不已,只能扔掉了花。洪心告诉李律,不要随便摘花,让花朵自然生长,才是最好的。洪心的养父认为李律不可依靠,整天什么事儿都不做,完全是给洪心丢脸。这时,村子里有人来找李律,恳求他帮忙读书,洪心的养父这才觉得李律也是有用的。另一边,王世子身边的梁内官突然发现,官兵们寻找回来的尸体并不是王世子的,因为手指甲有所不同,梁内官本来想赶紧告诉王上,可是却被坏人抓了起来,无法申诉。梁内官想赶紧向王上禀报此事,但是却被世子嫔的父亲杀死了,还被栽了一个畏罪自杀的名头。就这样,世子嫔和父亲惊讶地知道,世子尚在人间。朝廷命令村民们上缴貂,洪心等人都很为难,大家不由得埋怨起王上。李律此时似乎恢复了记忆,他开口想反驳,却被众人嘲笑。李律找到马七,他恶狠狠地告诉马七,不许再因为高利贷而找洪心的麻烦。当洪心得知此事后,不由得十分感动。洪心跟李律相处许久,她有些诧异,李律明明脑子很好使,怎么一到动手干活就不行了呢?洪心无论如何也猜不到,她眼前的李律,实际上是流落民间的世子,养尊处优,怎么可能会做农活儿呢。

  第7集

  洪心被一群穷凶极恶的歹徒抓走了,养父哭天喊地,却于事无补,邻居们赶紧劝告他,赶紧去营救洪心。此时此刻,洪心被绑在一棵大树上,李律瞪着眼睛不肯离开,他折了一根柳枝,就这样手无寸铁地与歹徒们搏斗起来。歹徒们手里都握着刀,对李律展开了击杀,李律一个不留神,胳膊便被划出了鲜血淋漓的伤口。关键时刻,洪心挣脱了束缚,助李律一臂之力,两人合力将歹徒击退。另一边,宫中也掀起了轩然大波,有消息传出,有人在宫中大行诅咒之术,所以大家在四处寻找制作符咒的人,一时间纷乱不已,全无秩序,人心惶惶。此时,被李律打退的歹人们正凑在一起分析,李律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,没想到武艺竟然这般高超,看来实力不容小觑,只是不知道这是哪家门派的功夫,歹人们从未见过。李律负了伤,洪心十分担心,李律告诉她,从今以后,自己不再是一个无用之人。洪心感动地注视着李律,为他轻柔地包扎伤口,两人会心一笑,非常甜蜜。李律一心想为洪心报这次的仇,但洪心撇了撇嘴,自己无权无势,只要不惹是生非就好。洪心也很好奇,李律的武艺是在哪里学到的,可李律自己也说不明白,他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。这晚,洪心和李律相拥而眠,两人虽然早已结拜为夫妻,但却只是有名无实。李律用未受伤的胳膊搂着洪心,气氛沉静又安逸,洪心闭着双眼,安稳地在李律温暖的怀抱中睡去。左相一心想扶持自己的女儿太子嫔,而对王上上书,称应该废除继后和皇子西元,王上也忌惮左相的权势,不敢轻易做决定,这令西元十分愤恨。村里的恶霸逼迫李律射箭,让他展示自己的武艺,否则就要伤害洪心,李律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拿起了弓箭,他的脑海中忽然闪出画面,似乎想起来自己是如何被人偷袭。李律慌了神,手一抖,把箭射偏了。此时,多亏御史大人赶到,这才主持了公道,李律和洪心安然无恙。民间有传闻,称是继后和西元谋害了世子,现在还准备谋害世子嫔。因此,许多大臣也开始站在左相一边,想极力说服王上,废除继后和西元殿下。世子嫔不怀好意地去拜见继后,她耀武扬威,还在继后面前做呕吐姿态,以显示自己有孕在身。继后得知世子嫔有孕,吃惊之余更是十分惊恐,她很清楚,自己和西元的地位怕是不保。洪心告诉养父,李律的身手不凡,恐怕不是一般人。但是,养父却不以为然,认为李律再寻常不过了。最后,养父告诉洪心,李律其实是自己在山上偶然救起的人。在集市上,李律为洪心买了一双粉嫩的鞋子,作为礼物。

  第8集

  洪心惊恐地询问养父,李律到底是谁。养父这才肯说实话,李律并不是所谓的元德,无人清楚他的来历。洪心很惊讶,养父既然不知道李律的身份,竟然还贸然让自己与之成亲,而且更不应该让李律以元德的身份活下去。洪心跑去见李律,谁知两人刚一见面,就有人在背后放了冷箭,李律眼疾手快地扑倒了洪心,二人所幸无碍。左相禀报王上,世子嫔现在身怀有孕,却一直郁郁寡欢,想来恐怕是因为遭到了继后的诅咒,所以,一定要废除继后和西元,以保证世子嫔稳定。王上有些恼怒,废除一国之母,岂能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但左相咄咄逼人,王上眼看着要被逼到绝境。此时,继后也在为自己想出路,她知道李律和世子嫔一向冷淡,世子嫔怎么会怀有身孕呢,继后难免怀疑世子嫔腹中的子嗣并非皇家血脉。李律将鞋子送给洪心,洪心满脸笑容地换上绣花鞋,尽管这礼物并不贵重,但李律的心意却是非常难得。李律此时此刻感到非常快乐,他虽然没有了记忆,但却拾得了这片刻的欢愉。洪心很想帮助李律找回记忆,她不希望李律不明不白地活着。王上私下里与左相谈话,他终于和左相撕破了脸面,王上愤怒地指出,这一切都是左相在背后兴风作浪,当初先是扶植自己当上王,又逼迫自己抛弃杀死了李律的亲生母亲,如今还要昂自己废后。王上下了决心,无论如何,也不能废除继后和西元,等到世子嫔产下孩子,自己便会宣布,让这个孩子成为世孙。放高利贷的人再次去找洪心家的麻烦,李律等人齐心协力,一起共渡难关。另一边,左相冷笑着告诉王上,自己一定要让王上废除继后。王上愤怒又不解,如果左相贪图王位,大可在十几年前谋夺,为何要等这么久呢。左相不屑一顾,原来他并不在意王位,看来左相的目的没那么简单。马七去洪心家里找茬,李律气不过便出手教训,谁知马七竟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大家吓了一跳,衙役还差点将李律扭送到官府,幸亏马七只是昏厥,很快便苏醒,这才虚惊一场。洪心以为李律会杀人偿命,她被吓得不轻,独自一人躲起来悄悄啜泣,李律温暖地笑着,他发觉洪心真的很在意自己。洪心的哥哥准备接她离开这里,洪心犹豫了,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无牵无挂,她现在很舍不得李律。洪心不愿跟随哥哥离开,她决定留下来,陪李律找回记忆。

  第9集

  洪心终于告诉李律,他并非村民们口中所说的“元德”。李律大为震惊,不知自己的身份究竟是什么。洪心无奈地表示,当初世子下令,让所有大龄单身男女成亲,自己如果不嫁给李律,就要被迫嫁给朴老头当妾侍,所以,自己的父亲才欺骗了大家,称李律是元德。洪心看着李律失落的样子,她诚恳表示,如果李律想与自己分开,只要剪断衣袋即可。可是,李律还是舍不得洪心,他没有离开,这天晚上,李律依旧与洪心睡在一个房间里,只是一夜无话。另一边,左相手下的杀手无烟受了重伤,世子嫔非常担忧无烟的伤势,左相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看来,世子嫔与杀手无烟关系匪浅。李律冷冷地询问洪心的养父,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被发现得。养父不得已,只好带着李律来到一片树林中。尽管如此,养父还是不希望李律找回真正的身份,他在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人要对李律不利。洪心闷闷不乐地与朋友们外出采草药,大家都很羡慕洪心和李律这对小夫妻,可洪心却满脸愁云。洪心越想越不开心,竟然眼泪汪汪地哭泣起来。李律站在树林中,他的脑海里恍惚闪过记忆,好像是许多利箭朝着自己刺过来,李律只觉得头痛欲裂,再也想不起来什么。李律告诉洪心,自己从一开始就觉得元德这个名字非常陌生,可是又不记得自己叫什么。于是,李律寻求洪心的建议,猜测自己的真实名字。李律努力回忆,觉得自己可能姓李,他便将所能想到的名字一一说出来,让洪心写在纸上。洪心写着写着,便昏昏欲睡,李律赶紧抱住了即将倒下的洪心,悉心照顾。第二天,李律给大家朗读书本,谁知无意中发现了贪官的账簿,贪官赵大人为了息事宁人,赶紧给李律送去了很多绸缎礼品,将此事压了下来。新的县令来到村子里上任,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,洪心也好奇地去凑热闹,惊讶地发现与此人在汉阳有过一面之缘。李律跟随乡亲们去进贡,他凭借着直觉,很想去宫中,可是却被好心的乡亲们拦了下来,有一个官员模糊地看见了李律的脸,惊讶地以为看见了世子,但转念一想,认为李律肯定不在人世了,便没有当真。世子嫔的孩子并非是世子的血脉,这个消息不胫而走,甚至有官员以此威胁左相,打算能够跟随左相走上升官发财的道路。李律仍然不死心,他独自一人来到宫门口,没想到被杀手看见,李律和杀手展开搏斗,他武艺高强,很快制服了杀手,李律由此对自己的身份越发好奇。李律疲惫地回到家里,洪心焦急地等待着他,李律看着洪心的脸颊,吻上了她的唇。

  第10集

  李律吻了洪心的唇,就在这一刻,天空忽然下起雨来,对于久旱的大地来说,这场甘霖实在是一个大惊喜,百姓们齐聚在村子中央,大家欢呼雀跃,庆祝这酣畅淋漓的大雨。李律和洪心为了躲雨,不得已藏身于草屋之中,洪心告诉李律,自己从小就经历了家庭变故,还与亲生哥哥走散了。李律唏嘘不已,他觉得自己与洪心真是同病相怜,都是漂泊无定所的可怜人。李律温柔地抱住洪心,他十分珍惜这静谧的时刻,希望一直等到雨停。另一边,王上去看望继后,继后声泪俱下地控诉着左相的恶行,声称左相一心想逼死自己和西元,然后染指王位。王上不愿为了权力再次抛弃妻儿,他与继后拥抱在一起,承诺无论如何也要护继后周全。洪心与李律回到村庄里,两人现在情投意合,可洪心此时却摆出了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,羞怯地不肯与李律住在同一个房间里。李律也不勉强,他独自一人辗转反侧,想起自己模糊的身世记忆,李律便再也难以入睡,他很彷徨,不知自己到底是谁。另一边,世子嫔正在担心无烟的伤势,她泪水涟涟地注视着无烟,那副模样俨然是在担忧自己的爱人。洪心的养父为洪心和李律准备了可口的早餐,村子里虽然没有山珍海味,但粗茶淡饭也一样清爽,令李律胃口大开。李律主动要求养父教导自己干农活儿,养父喜出望外,以为李律是准备以元德的身份活下去,可洪心却不这么认为,她很了解李律,是一个打定主意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。爱情的萌芽迅速滋长,李律和洪心相处得非常愉快,白天,李律躺在外面的草席上晒太阳,洪心就温柔地用手指触碰他的面颊,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意依偎着,就算不说话也十分幸福。李律仿佛改头换面,彻底变了一个人,他也能够大力地砍柴,让乡亲们见了分外惊讶。夜晚,新县令与洪心见面,原来,他就是曾经与洪心有过一面之缘的郑在云,郑在云自从在桥上与洪心一见,便倾心不已,他费尽心思来到这穷乡僻壤当县令,就是为了心上人,可他万万没想到,洪心竟然在短时间内嫁做人妇。李律躲在树荫里,他看着洪心与郑在云谈笑风生,心里如同打翻了醋坛子。王上一直受左相的威胁逼迫,他的心里渐渐被仇恨填满,动了杀死左相的心思。洪心调皮,将大人家的狗弄丢了,李律自告奋勇帮忙找狗,郑在云也在一边帮忙,两个男人一见面便分外眼红,彼此如同情敌一般,互不相让。左相得知有人在宫中看见了长相酷似世子的人,他大吃一惊,心中涌起来不详的预感。

  转载请注明 来源:韩剧网 http://www.alphinat.net
    顶一个(0) 踩一下(1)喜欢就支持一下哦!
    • 新西游记5
    • 1. 新西游记5 181125丧礼开场运动会收尾的第五季is back!友谊与信任的坍塌,鬼性与可爱的沦丧,cosplay玩到底的与鬼神同行盛大起航!...
    • Idol Room
    • 2. Idol Room 181127《IdolRoom》是一档由JTBC播出的全新的偶像综艺节目,以与众不同的偶像组合内容为特色,由郑亨敦、Defconn(刘大俊)...